<code id="brpxt"><ol id="brpxt"></ol></code>
          1. 繪畫

            作為中國最大的博物館,故宮博物院藏有歷代繪畫作品近五萬件(套),近千件系國家一級文物,幾乎囊括了中國繪畫發展各歷史時期的名家名品,其中元以前精品四百余件(套),數量居全國各博物館之首。這些作品中,有不少為稀世之珍,或為歷經劫難而流傳至今的孤本真跡,或為美術史上大師巨擘的銘心絕品,精華薈萃,蔚為大觀。繪畫藏品也因此成為故宮博物院藝術藏品的重中之重。

            作為中國最大的博物館,故宮博物院藏有歷代繪畫作品近五萬件(套),近千件系國家一級文物,幾乎囊括了中國繪畫發展各歷史時期的名家名品,其中元以前精品四百余件(套),數量居全國各博物館之首。這些作品中,有不少為稀世之珍,或為歷經劫難而流傳至今的孤本真跡,或為美術史上大師巨擘的銘心絕品,精華薈萃,蔚為大觀。繪畫藏品也因此成為故宮博物院藝術藏品的重中之重。

            故宮博物院的繪畫收藏以明清宮廷舊藏為基礎。歷代帝王對書畫珍玩的喜愛使大量藝術珍品匯入宮中,乾隆時期內廷收藏的歷代法書名畫就曾達數萬件之多,存世的晉、唐、宋、元名畫幾乎搜羅無遺,可謂盛極一時。但隨著清王朝的衰微崩潰,加之數次戰亂兵燹,這些藏品有些被外國列強劫掠出境,有些被末代皇帝溥儀盜運散佚民間,至1925年故宮博物院成立時,初步清點的宮內藏書畫數量尚不足七千件。1936年,國民中央政府為躲避日寇劫掠,將文物南遷。1948年,又將千余件繪畫精品運往臺灣,其時北京故宮所藏書畫僅余五千余件,而元以前的繪畫作品更是散失殆盡。新中國成立后,中央政府非常重視故宮博物院的文物收藏工作,國家文物局在50年代先后數次將通過清查、整理、調撥、接收等各種方式收集的書畫作品撥交故宮博物院,其中也包括國家以重金從境外購回的珍品。許多國內外愛國收藏家也紛紛將自己嘔心瀝血的秘藏無私地捐獻出來,大大豐富了故宮的庫藏。與此同時,自1949年以來,故宮博物院通過殫精竭慮、堅持不懈的收購和征集,發現并入藏了一大批繪畫精品,使故宮博物院的繪畫收藏體系日益完善。自20世紀90年代起,逐年興起的拍賣風亦成為故宮博物院一個新的書畫收藏來源。在社會各界的鼎力支持下,不少當年深藏大內,又流散各地的繪畫珍品在歷經滄桑劫難后終于又回歸故宮博物院這座文化藝術遺產的寶庫,被完好地收藏起來。這些蘊含著巨大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的繪畫精品將會在網上奉獻給藝術愛好者。

            1 2 3 4 5 ... 107
            論文名稱 作者 發表處 時間
            《摹古與誤為古——臺北故宮博物院藏王翚畫及相關畫作舉例》 王耀庭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王翚摹古與偽古——耶魯大學藝術館藏<雪江歸棹圖>作者問題考辨》 [美]江文葦著、陳軒譯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子明卷考——兼探王翚的十件<富春山居圖>摹本》 余輝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尋找<秋山圖>》 郁文韜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四王”及吳歷仿趙大年問題研究 以<湖莊清夏圖>為中心》 吳雪杉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傳承與疏離:論董其昌與王鑒畫風演變的關系》 趙國英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倒棺材”:王鑒<仿趙文敏瀟湘白云圖>傳承始末》 [ 美]安明遠著 [美]虞立煒譯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王鑒<陡壑密林圖>鑒考》 田藝珉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山川煥彩:再議王原祁的應制山水與清宮院畫》 陳韻如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試論“四王”筆下的“借色”現象》 許彤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9年5期
            奇米影视777